Liquid error: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/breadcrumb.liquid

純粹 show off

最近不約而同的有客人來到我的工作室指着我的作品說︰這個,好易啫,妳「蹺」吓「蹺」吓之嘛,我都可以學啦。呢個,呢個都係「蹺」吓「蹺」吓啫。咁我幾時跟妳上堂?

這令我哭笑不得。

這些用銅線「蹺」吓「蹺」吓的作品,技術上說難不難,說易也不易。銅線一但給用力過渡扭斷了,又得重新來過。掌握好技術後,便要學會設計,這過程是最難做得好。如果設計是一個課堂便可以學會的東西,世上豈只這麼少設計師?

就等如,人人都會寫字,為甚麼有些人可以把字變成藝術品,而有些,又可以寫出令人動容的作品。當中的心思,創作的意念,是一般人忽略了,而又最重要的原素。 

有一次學生跟我上課時我對他說,這類頭飾我一直不太願意教,是因為我設計的時候沒有原稿,沒有筆記,沒有既定程序,也沒有甚麼邏輯。現在我要閉目重新回顧我是由哪一部份開始做的。這便是教學最困難的地方。教懂繞圈的技術不難。讓你學會整個設計的過程和美學的重要,便是使我卻步的因由。 

我也有很多心得,但不可能一時三刻的教會你。你願意花時間花金錢跟我學嗎?但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。原因是,有甚麼不可以一次過學會呢? 

我常常歸咎於 time lapse 教學影片的氾濫,讓大部分人都覺得做甚麼都很容易。不消三兩下功夫所有東西都能夠成事。但事前的設計過程,準備功夫,失敗次數呢?我們都看不見。 

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啊,朋友。 

數月前我的中學老師來買我的作品,我說我很高興您支持我,但我總不能持熟賣熟不明不白的讓您求其買樣東西回去。我着她給我一分鐘介紹一下我這個作品。 

「這個水晶頭飾,我的靈感是來自漫天飛雪。整個設計,我只是用了一股銅線而已。」 

老師似明非明的。啊,一股銅線,有需要的嗎? 

我答,沒有啊。我是純粹 show off 我的技術吧了。

哈哈哈哈哈。 

每一個頭飾的做法都不盡相同。可以用一股銅線做的,我都會堅持只用一股。是 show off 也好,是需要也好,都已經成為了我的簽名式。既然是我的簽名,我也沒有教授的必要吧,是嗎。更何況,尊師重道的簡單道理第一天同學都不明白,將來,也應該不明白。

靈感來自漫天飛雪的施華洛世奇水晶頭飾

第一次做這個頭飾時,用了三股銅線才能完成。失望。第二次只用了一股,成功了。大喜。

 


Share this post